追蹤
- 荒唐歲月 -
關於部落格
大學新鮮人  特殊傳說、LAMENTO大好ˇ
  • 107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轉載】台灣的愛與寂寞 (一)

和去年(2006)一樣,是在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況下接到他的電話—David Signer,蘇黎世Weltwoche週報國際版的編輯。不同的是,這次不再需要我提供採訪名單及有關台灣的訊息,而是傳來一份中文譯稿,希望我能代發。
Signer
去春在台北採訪後,寫了篇報導刊登在瑞士德語區,有67年歷史,政治立場傾右的高品質讀物「世界週刊」上。約一個月後,該文即被譯為荷蘭文。我曾寫了篇文字對這份報導做重點介紹。半年後的現在,終於有了中譯文的出現,而中譯的原委,請看下面譯者自己的說明。

David Signer給我德文原稿的篇名是「Taiwan」,發表時,「Leben im roten Bereich(生活於警戒之境)」是週刊主編所下的標題,到了荷蘭則成了「Love and Loneliness in Taiwan(台灣的愛與寂寞)」。有趣的是,瑞、荷兩地不同的標題,顯示這兩份媒體對同一篇文章的不同閱讀角度,卻對於報導內容有了提綱挈領、畫龍點睛之效。

我以德語原稿對照,訂正中譯文時,發現有些部份並未譯出。後來才知道,譯者所參照的,未發表的英譯並不完全。我除了把中譯文的句子、標點做了更動之外,經過和Signer商量,還將未譯出的部份一併補足。現在讀者看到的將是完整的報導。

Signer赴台之前,看了台灣導演的電影、讀了台灣作者的翻譯小說、搜集有關資料、向我提出問題。這種種事前的周詳準備工作,就是要把自己「沈浸」其中,就是要儘量提供瑞士讀者,台北較真實的一面。我們不但可以從他的報導讀出一位敬業新聞工作者的用心,更應自問,台灣的媒體何時能資助優良寫手對其他國家做深入報導?而他所提出的,台灣如何使自己無可取代,則是值得朝野深思的議題。 

 



 

台灣的愛與寂寞 

此篇文章原刊登於
2006 七月一日 荷蘭的報紙,網址如下:
http://www.trouw.nl/deverdieping/letter-geest/article375747.ece/Liefde_en_ eenzaamheid_in_Taiwan 



寫在翻譯之前

這篇原文Love and Loneliness in Taiwan的作者David Signer是曾在台灣待過兩個星期的一位瑞士人,在歐洲所發表為荷文、德文的文章。筆者知道此文章是一位歐洲友人口述給我聽的。當時我聽到此文章時,對歐洲人以自己文化來看台灣的觀感時震懾住了。但思之再三卻又時感驚訝又時感戚戚。我請友人為我翻譯為英文,我們也去函詢問TROUW該報轉譯中文發表在網上的可能性等等,接著去函給原作者,原作者應允中文翻譯公開發表後,筆者開始著手,但因為私人因素所以延遲了工作。

作者David Signer 1964年生,是一位歐洲的人類學家,專研人類學與社會學。走訪過中東、非洲各國,對文化有深入的研究。其以歐洲人的文化背景與觀點來看台灣,讀者可以得見作者著實下了番工夫去瞭解台灣的歷史背景、政治經濟與教育現況,尤其是其以不偏不倚的人文立場客觀地看台灣的現象。在翻譯過程中,筆者與原作者通過mail。他告訴筆者無意為文使任何人不悅,但是以一個外國文化來看台灣,在某些特定事情上確實讓他吃驚。筆者不是專業翻譯者,且轉譯了兩次不同語言,字字計較地去深入瞭解作者的寫作感情與文化背景是我努力的。

在您讀過這篇文章後,是否也正思索著作者所述的某些觀點,正巧也碰觸到深愛台灣的你我的寂寞與愛呢?

 

 

 

T.Y. (Jade) Lee Jan. 5, 2007
-------------------------------------------------------------------
台灣有什麼樣的脈動?
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像台灣一樣,工作時數每年高達2,282小時,30%的人每週工作超過62小時。
台灣人口密度高居世界第二,只低於孟加拉。雖然台灣面積小於瑞士,卻是20個最成功的工業國家之一。
台灣是筆記型電腦製造的領導先驅,有世界第三大外匯存款,也是手機密度最高的地區(平均每人擁有1,14支手機)。
然而,只有三個國家的性生活是少於台灣,且根據「Elle」雜誌研究指出,台灣女性是世界上最不快樂的。
台灣同時也是最多戴近視眼鏡的國家。

 

這些現象之間彼此有何關聯呢? 
20年前台灣從獨裁轉型為民主,現代化與自由化同時快速進行。
也因此,嚴謹的儒家工作倫理與同志酒吧、刺青商店同時存在。
多彩的道家廟宇,就在電子產業的玻璃帷幕高樓及24小時營業的超市旁邊。
自從毛澤東的對手蔣介石1948年退守到台灣,中國就一直把台灣視為叛逆的一省。
如果自由化繼續進行,二十年後的中國可能就像現在的台灣。
而連同附近城鄉合計約有800萬人口的台北,就是北京現代化後的願景。 

家庭是台灣社會變遷中特別引起注意的生活範疇。
在許多家庭中,夫妻兩人不只是長時間工作,甚至在不同城市工作,且保有各自的住處,只在週末見面。
由祖父母帶大的小孩,其價值觀也因此來自幾乎是與現實脫節的世界。

 

 

對台灣人來說,沒有任何事比給孩子更好的教育來得重要,因此,孩子們常常在晚間也必須承受許多額外的課程。
我在台北時,拜訪了一位外科醫生,他六歲的女兒已經在學校學英文,但在晚間,她除了必須再學英文之外, 還有畫畫、舞蹈和鋼琴。她很驕傲地不用樂譜就彈得出古典曲子。 八月,他們全家會到美國去,讓女兒參加兩週的暑期營隊,以增進英文能力。
我問這個父親,難道他不怕給孩子太多壓力?不是常聽說,日本孩子因考試失敗感到羞恥而自殺嗎

「是的,有時所有努力會化為烏有。」醫生說,
「比如有些鋼琴神童,十四歲就能將琴彈得很完美,但到了25歲時,他們彈琴的技巧則無異於從十歲才學起的水平。」

這父親也提到在他的周遭環境中,父母與父母之間無法避免的競爭,他甚至用了「全副武裝」這樣的字眼。
一胎化在中國是政策,在台灣則成了可以自由選擇的目標,和大家庭比起來,
當然就會把更多時間和金錢花在提昇唯一的孩子身上。

 

 

 

強調教育與成就是深受儒家思想影響國家的特質,例如中國、日本、韓國和新加坡。
台灣不僅也是如此,更由於歷史背景因素,台灣人希望展現給世界的是一個更好的中國。
1895年到1945年台灣被日本佔據,接著被中國接收。
二次大戰後,毛澤東戰勝國民黨的蔣介石,蔣介石帶著150萬民眾(大多數是有高教育水準的上層階級)、
50
萬軍人和國家寶藏來到台灣。毛澤東和蔣介石都自視為中國的唯一代表。
至今台灣的正式官方名稱為「Republic of China」。

美國高度武裝台灣以對抗共產主義的中國大陸,蔣介石直到1975年過世為止,不曾改變他收復中國的目標。

 

 

 

台灣有2,400萬人口,大陸13億,這個海島有世界超強的經濟,但是,在政治上卻是孤立的,
台灣甚至沒有聯合國觀察者的身分,只被27個國家所承認,像是帛琉、吉里巴斯共和國和史瓦濟蘭等。 

這是因為中國大陸拒絕和承認台灣的國家有外交關係,特別是今天,誰承認了台灣就無異與中國大陸為敵。

在台灣可以感受到中國以一種矛盾的方式存在。
中國就像一個大哥,台灣想要和他保持距離,可是,這位大哥卻又權威性地不肯離開。
台灣尊重人權、沒人苦於饑餓、有言論與媒體自由;台灣進步、民主、自由、國際化、後工業化、後現代化; 總之, 是一個更好的中國。在台灣可以察覺到一種清醒、一種警覺,這情形讓人想起以色列。

這個中東國家除了強調它的合法性之外,也要表現得比敵對的鄰邦更好。
可是,台灣人民則更像是一架使勁飛翔的噴射客機,只要把速度減慢到某個程度,就會墜落。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