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荒唐歲月 -
關於部落格
大學新鮮人  特殊傳說、LAMENTO大好ˇ
  • 107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革命前夕:【楔子:獻祭The Sacrifice】

為了永恆的和平,就讓我們展開殺戮的戰場,殺出一條直達和平國度的血路

For reaching eternal peace, let us begin to build a bloody road with slaughter.



【楔子:獻祭The Sacrifice】

「克羅昆!」

克羅昆一個回頭,眼前就出現一顆拳頭,他低頭閃過後,順勢朝對方的小腿一踹,讓對方痛得抱住腿倒在地上,但是來襲的人卻不止一個,克羅昆將左手臂舉在臉側,擋下了一計踢腿,接著往後下腰,又閃過另一人的拳頭,接著一連三個翻空翻,和偷襲者拉開了距離。

這時,一開始被踢中小腿的人也站了起來,對手一共有三人,每個都是一副鬥志高昂的樣子,見狀,克羅昆微微瞇起眼睛,語氣危險的說:「很好,來真的是嗎?」

三人嘿嘿一笑,沒給克羅昆再說話的機會,再次聯手對他展開了攻擊……

***

「唉唷喂啊!」

「痛死我啦!斷了斷了,我全身骨頭都斷光了啦!」

「我的臉啊!你居然揍我的臉。」

在五分鐘內擊倒三人後,克羅昆雙手環胸,算帳似的低頭看著偷襲他的三個人。

這三人和他自己的年紀相差不大,約莫在十六、七歲左右,都還是少年,三個少年躺在地上有的抱腿、有的抱住肚子,誇大傷勢的哀號一聲大過一聲,看得克羅昆是既好氣又好笑,朝地上的人喊:「你們還想躺多久?快起來了啦!」

三個少年哼哼嘰嘰的爬了起來,嘴中抱怨不斷:「你也太不客氣了,克羅昆。」

克羅昆哼哼兩聲反駁:「還敢說?不知道是誰先偷襲,還以多欺少的?」

「胡說!」少年立刻回嘴:「明明是你以少欺多的!」

這話你也說得出口,都不會不好意思的嗎?克羅昆翻了翻白眼,懶得理會死皮賴臉的三人,逕自走開了。

見他真的要走了,三個少年才邁步追了上去,走在克羅昆的身邊,七嘴八舌的說話。

「等一下啦!克羅昆,回村子的時候不准跟大人說我們偷襲你喔!」

「尤其不准說是三個打你一個。」

「而且我們都被你打回來了,就算扯平吧?」

克羅昆瞥了三人一眼,三人正用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自己,他好玩的心一起,故意說:「我就偏要說,要是大人知道,你們又欺負我,而且是三個聯手打我一個,還用偷襲的手段,嘿嘿,你們肯定有一頓好揍可以挨了。」

「克羅昆,你太狠了!」少年大聲哀嚎了起來。

「別這樣啊!我媽一直念我,你家沒有父母就夠可憐了,不准我欺負……」

一旁的人連忙用手肘撞了他,少年這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話說一半,卻張著嘴不知該怎麼辦才是,只好有點尷尬的道歉:「那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克羅昆平靜的說:「沒關係。」

剛才嬉鬧求饒的四人如今沉默的走著,氣氛十分的僵,克羅昆看了眼三名低頭不語的同伴,他故作輕鬆的說:「你們說,要是我回去告狀,我那當過軍人的爺爺這次會拿掃把呢,還是我家牆上的長槍追打你們?如果知道你們是三個圍毆我,這次肯定連我奶奶都不會阻止他揍扁你們。」

「克羅昆!」

一聽到嚴厲的軍人爺爺,少年們立刻尖叫說:「三顆咖啡糖,別告狀!」

克羅昆好整以暇的說:「六顆,你們該不會忘了我還有個弟弟吧?」

「強盜啊!」

「不要拉倒。」

「好啦好啦!」

勒索以及被勒索完後,四個少年有的沮喪有的得意洋洋,但不管如何,他們之間又恢復原先的嬉鬧氣氛。

一名少年勾上了克羅昆的肩膀,笑嘻嘻的問:「克羅昆,你那麼厲害,明年就成年了,打算要做什麼?」

「那還用說,當然是從軍啊!」另一名少年激動的手舞足蹈。

「說的也是,你爺爺本來就是軍人了。」

說到軍人,三個少年都露出嚮往的神色,他們的村子雖然偏遠,但是離國境線不遠,時常會有巡邏國境的軍隊經過,那雄糾糾氣昂昂的隊伍早就讓村子中的每一名少年就立志要當個軍人。

克羅昆苦笑了下,說:「我如果說要從軍,我爺爺第一個打斷我的腿!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每次說起軍隊的事情,不都是這樣說,『你們小兔崽子,哪個想從軍的,先告訴老子,讓我先宰了你們,免得將來死在外頭,連個全屍都找不回來』。」

聽見克羅昆唯妙唯肖的模仿,少年們笑成了一團。

「我想,我會當個獵人吧!」克羅昆理所當然的回答。

少年們一齊點了點頭,這幾乎也是他們的希望,村子中的男人不是獵戶就是農夫,最多是兼差當個打鋤頭刀鏟的鐵匠,比起農夫和鐵匠,少年們幾乎個個都會選擇當個獵人,起碼聽起來拉風得多。

「咦?」

克羅昆突然停下了腳步,三名同伴正在滿頭霧水時,他比著村子的方向,顫顫的說:「村子上空……怎麼會有濃煙?」

四人一齊看向村子的方向,那是他們從小生活到大的地方,雖然被森林遮掩住了,但是這一點也不妨礙他們確認村子的位置,此刻,村落的上方有好幾處黑色濃煙,那是四人從未見過的景象。

但就算未見過,四人大概也可猜出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一時驚愣住了,克羅昆最先回過神來,大叫:「快走,村子著火了,快回去幫忙!」

四個少年立刻拔腿就跑,臉上滿是著急的神色,他們的家人全都在那裡。

但是跑沒多久,四人就發現不對勁,除了越來越明顯的火光外,村子中竟然還傳來了尖叫和怒吼,還有聽來像是馬蹄聲,甚至是金屬互相撞擊的聲音,聽起來,竟然像是有很多人在村子中打鬥。

四人的腳步慢了下來,吃驚得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心!樹叢有人!」

克羅昆突然大叫一聲,他用力拉過站得太靠近樹叢的同伴,然後朝來人揮去一拳,那人始料未及,被一拳正中鼻樑,頓時血流滿面,痛得他用雙手捂住鼻子,眼淚直流,手上的武器也掉落到地上,那是一把軍刀。克羅昆連忙一腳把刀踹得老遠。

少年們一眼就看出這不是村子裡頭的人,只是,他們也很驚訝,克羅昆為什麼一見面就打人。

「他是軍人。」克羅昆嚴厲的喊:「是鄰國的軍人!」

三名少年一聽,面色大變,見到那人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三人連忙撲上前一陣痛毆,把他打得倒地不起。

「停止!」這時,樹叢卻傳來了喊聲。

四名少年一聽,又是陌生的聲音,哪有可能照著做,倒是個個都擺好了戰鬥的姿勢,他們雖是村中少年,但是卻讓克羅昆的爺爺教過基礎戰鬥訓練,加上個個都是山裡頭長大的,身手倒真是不錯。

克羅昆尤其是佼佼者,就是村中強壯的獵戶也打不贏他。

所以即使知道對方是軍人,四名少年也根本毫無畏懼,看準了樹叢中人的方位,拳腳蓄勢待發……

四人全都停了下來,三名軍人從樹叢中慢慢走出來,手上都拿著軍刀,正對他們擺出了揮刀前的姿勢。

「把手舉起來!」三名軍人低喝。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皆不知該怎麼辦,這時,其中一名軍人從腰間拔出短刀,一甩手便射了出去,短刀擦過克羅昆的肩膀,頓時血流如注。

「克羅昆!」

少年們大驚,全都跑到克羅昆的身旁,有人壓住他的傷口止血,有人撕下一長條的衣服給他綁上。

軍人毫不懈怠的舉著刀,低喝:「沿著路中間走向村子的方向,不準跑!敢跑的話,下一刀就會插進你們的心臟!」

少年們無奈之下,只有扶著受傷的克羅昆,慢慢朝村子的方向前進,他們越走越是心驚,村子的景象已經依稀可見,房舍多處燃燒,村人們的尖叫聲四起,村中還有許多軍人騎著馬正瘋狂地四處踐踏。

少年們驚呆了,連背後有軍人正用刀指著他們都忘了,只是呆愣愣的看著村子彷彿末日般的景象。

背後傳來了一個沉重的聲響,但誰也沒心思去注意,直到有人從背後捂住了少年的嘴,然後將他們拖進樹叢中。

克羅昆發現了,閃過背後那人的突擊,然後一個反手朝他的臉面打去……

「克羅昆,是我。」

克羅昆驚訝的停了手,這人是村中的鐵匠,他的眼尾又瞥見了,剛才拿刀威脅他們的三名軍人已經倒在地上,頭上血流如注,旁邊還擺著幾顆染血的大石頭。

「快進樹林,趁他們還沒注意到之前。」鐵匠著急地抓住克羅昆的手。

「不……不行!」克羅昆慌張了起來,結結巴巴的說:「我爺爺、奶奶,還、還有路德!」

「你爺爺他……」

鐵匠沉下了臉,在克羅昆心生不安,再次想跑進村子時,鐵匠用力拉緊了他,厲聲說:「不要過去,克羅昆,你再厲害也打不贏一整隊軍人!」

鐵匠一路把他扯進樹林中,林中已經藏著不少村人,三名少年果然也在這裡,克羅昆在村人中四處找尋,但是卻沒看見爺爺和奶奶,再一想剛才鐵匠的神色,難不成……

克羅昆只覺得心臟一路往下沉,但這時,他想起了弟弟……

「路德?」

他一個回神,慌張的左右張望,顧不得要隱蔽,大喊:「路德?我弟弟呢?」

幾個村人連忙上前制止:「小聲點!」

看著村人譴責的眼神,克羅昆只有低聲問:「我弟弟呢?路德在哪裡?」

村人們我看你你看我,最後朝他搖了搖頭。

克羅昆慌亂了起來,沒想到連弟弟路德都沒逃出來,他連忙轉身朝村子的方向跑,剛起跑,卻被三名少年撲倒在地,他死命的掙扎低吼:「放開我,我要去找我弟弟!」

「克羅昆!你再強也打不贏一整隊的軍人啊!」

「而且他們都有刀!」

少年們拼命壓制他,同時低聲不斷勸他,克羅昆怎麼也掙脫不開,同時,心底也明白,自己衝進村子也救不出家人……

最後,他放棄了掙扎,帶著泣音不斷低聲說:「爺爺、奶奶、路德……」

聽到克羅昆的低泣,少年們也都紅了眼框,四人小聲的啜泣成了一團。

***

等到肆虐的軍隊離開後,躲藏在森林中的村人一個個回到村子,先是呆愣的看著殘破的家園發愣,接著,他們開始尋找家人,也開始埋葬死者。

村中死去的人大多是起來抵擋的壯年男人,來不及走避的女孩們從此消失或是加入死者的行列,糧倉中,為了冬天而存下的存糧全都被搶盡。

克羅昆也隨著村人走回村中,心中對自己即將面對的情況隱隱有點了然,他的步伐很慢很慢,但就算如此,他還是走到家門前……不!早已沒有家門了,自己的家早就變成了一堆灰燼。

灰燼前,兩個人倒臥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克羅昆跌坐在地上,淚早已流了滿面,明知現在該做的是好好埋葬死者,但他怎麼也站不起來。

「哥……」

克羅昆一愣,幾乎跳了起來,大喊:「路德?」

又是一聲小小聲的「哥」。

克羅昆肯定這不是自己的幻覺,他踏入灰燼中,到處扒灰,弄得渾身狼狽不堪,連村人都不忍心的前來阻止他,直喊:「克羅昆,別找了,那裏頭不會有活人的!」

克羅昆卻不甘心,大喊:「路德!」

「哥哥!」

村人也聽見了這聲叫喊,他們愣住了,克羅昆一個念頭閃過,他奔向家旁的水井,趴在井邊,朝井中一看,但卻看不見人。

難道不是嗎?他慌亂的朝井底大喊:「路德?」

井底,一個人影從水底站了起來,抬頭大喊:「哥,我在這裡,在這裡!」

「路德,坐到水桶上,我拉你上來。」

見狀,克羅昆總算鬆了口氣,連忙把受到驚嚇的年幼弟弟拉上來,然後緊緊抱在懷中。

路德也緊緊抱著哥哥,哭喊:「哥、哥哥,爺爺和奶奶……」

「哥哥在這裡,不要怕、不要怕!」

路德拍著弟弟的背,失去家中的大人,面對著僅剩灰燼的家,還有受到驚嚇的年幼弟弟,他硬把眼淚逼了回去。

哥哥不能在弟弟面前哭泣,他必須要堅強並且強大,得強大到足以保護弟弟才行……弟弟是他現在僅有的,絕對不能失去!





***


這是我幫明年即將上映的電影海盜密令所寫的(壞人養成全記錄)!

咳咳!是反派角色的故事背景,故事時間點是在"電影的時間點"之前的事情。

這是個短篇,大約有六次的更新。

因配合電影宣傳那邊,所以每週僅更新一次,直到全部更新完畢為止。

下面附上的連結中,有電影各個角色的圖片和故事背景,大家可以點進去看看,

應該會對故事更加了解喔!

海盜密令專區,請點我


***


此外,這篇革命前夕的全篇會放在最近台北10/25.26的PF9場刊上,

場刊上會有刊頭的彩色頁以及黑白插圖,有興趣的讀者也可以找來看看囉^^~~

PF的聯結


***


順便來提一下,出版社那邊提出,不殺打算出精裝版,用以代替口袋書計畫。

我聽一聽也覺得頗好。

因為口袋書是超商才會販售,但是精裝版會是放在書局系統的,購買上比較方便。

因為內頁有人設等等,大書放圖片,大家也會看得比較清楚吧!

畫家是"小鐵",也就是"不殺外傳"的畫家。

集數預定是8集,包含不殺13+1的內容,加上每集額外撰寫的角色前傳。

一集的字數大約在11~12萬上下。
(不殺精裝版=殺人專用字典。封面上已經寫不殺了喔!所以大家不可以拿這本書去殺人喔!)

推出時間大約是明年2月的國際書展首發,之後全面上書局。

有關不殺精裝版的詳盡內容,照慣例,等時間盡了,一切確定無誤後,我會再貼上詳細的公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