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荒唐歲月 -
關於部落格
大學新鮮人  特殊傳說、LAMENTO大好ˇ
  • 107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革命前夕:【鐵灰色艦隊的黑色司令】

 

【I:鐵灰色艦隊的黑色司令Black Commander of the Iron Gray Navy.】


路德的腳步十分輕快,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自從哥哥從軍後,他已經許久不見哥哥了,只能從偶爾來到村子中的軍隊口中聽聞哥哥的消息,那真是一個值得任何弟弟驕傲的兄長。

西方聯盟海軍的總司令,率領著無敵的鐵灰色艦隊橫掃大海,國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克羅昆,鐵灰色艦隊的黑色司令。

好不容易,路德成年了,也隨著哥哥的腳步從軍,為了避免人家的閒言閒語,他沒有說出自己的兄長名號,而靠著自己的實力一路爬到上校的位置,然後申請加入鐵灰色艦隊,而申請也通過了。

現在,他總算可以挺起胸膛,走到哥哥克羅昆的面前。

路德看了看周圍,他正在鐵灰色艦隊的總部,艦隊的規模不小,總部自然也是面積廣大,他實在是找不到該去哪裡報到,只好擋下某名穿著鐵灰色軍裝的軍人,客氣的問:「我是新來的,請問到底該去哪裡報到?」

幸好,對方不像外面傳言的那樣,鐵灰色艦隊的軍人個個冷酷無情,反而十分客氣的提議帶他過去。

路德點了點頭,說了句「謝謝」後,讓對方帶領自己走到等待室,房間裡面除了他以外,還有兩個同樣打扮,軍階是中校的人,兩人一見他的上校身分,立刻行禮。

路德回了禮,笑著對兩人說:「我也是來報到的。」

聞言,兩名中校鬆了口氣,甚至還有餘力跟路德打趣:「也是,您穿的軍服不是鐵灰色的。」

「真是緊張死了。」另一人看了看周圍,低聲對兩人說:「我聽說黑色司令會躲在暗處觀察新人。」

哥哥會做那種事情嗎?路德好笑的說:「應該不可能吧,司令應該很忙碌才對,怎麼可能有時間來偷看幾個新人。」

「說的也是。」說話的人有點尷尬,但又忍不住說:「但小心駛得萬年船嘛!你們知道,鐵灰色艦隊的克羅昆總司令可是人稱黑色司令的人,他的嚴厲可是盡人皆知的,在他的艦隊中,誰都不能犯軍法,一旦犯了,就是聯盟高層的兒子也一樣吊死。」

路德知道這件事情,三年前有個中將不聽指揮,硬是將他負責的船隻率先開進了敵國港口中,雖然沒鑄成什麼大錯,但他歸隊時,立刻被克羅昆處死,據說當初聯盟上層連發五道命令都不能阻止他吊死這個中將。

路德並不覺得哥哥有什麼不對,甚至引以為傲,他也是軍人,知道軍令本就該嚴明,否則一旦開戰,屬下不聽指揮各做各的事,那仗也不用打了。

兩名中校互相交換著聽來的傳言。

「據說艦隊中有很多怪物,鐵灰色艦隊能夠所向無敵,都是這些怪物幫的忙。」

「黑色司令所到之處,幾乎沒有地方沒死人的,有人說鐵灰色艦隊屠殺的人比其他所有軍團加起來都多。」

「那些都是傳聞而已。」路德忍不住反駁。

兩名中校見他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也不想得罪一個軍階比自己高的人,摸摸鼻子自討沒趣的說:「大概吧!不過,黑色司令很冷酷這點倒是公認的,現在高層根本沒人敢把孩子安插在鐵灰色艦隊中,哪怕鐵灰色艦隊的軍人,軍階是升得最快的,這可是公開的秘密!」

兩人感嘆:「真難以想像,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可以造就出這樣的一個鐵血司令……」

「我可以告訴你答案。」

兩人一愣,回頭一看,背後的人不正是他們口中的黑色司令,頓時,他們驚嚇得連背脊發涼了起來。

黑色司令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完全不帶笑意的笑容,說:「把一個村子當作祭品燒掉就可以了。」

聞言,三人皆是一愣,連路德都不例外。

克羅昆恢復了嚴肅的表情,冷酷的下指令:「你們兩個,現在就去向你們的小隊長報到。」

「是!」兩人對長官行完禮,連忙離開。

兩人離開後,克羅昆的眼神移到路德身上,這讓路德不禁緊張得吞了吞口水,哥哥的外表變化不大,只是許久不見,難免有些陌生,而且他也很少看過哥哥這麼冷酷的樣子,一時之間,實在無法把嚴肅的總司令和哥哥聯想在一起。

看著弟弟,克羅昆難得臉色放柔了,他上下打量著弟弟,滿意的點點頭說:「路德,你長大了,不是個孩子了。」

聞言,路德也放鬆了,甚至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回答:「哥,我都已經二十歲了,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是嗎?」克羅昆笑了笑,思索:「我們多久沒見面了?五年?七年?」

「是十年!」路德非常的強調。

「已經十年了嗎?」克羅昆有些訝異,不知不覺中,他竟已經從軍十年了嗎?

路德忍不住抱怨:「你才知道,十年了也不回來看我一下,如果不是每年都會接到你的信,我都會擔心我是不是連哥哥都沒有了。」

「別說那種話」克羅昆敲了弟弟的腦殼一下,笑著說:「沒人可以取走你哥的性命。」

「痛耶!哥。」

「這就喊痛?你還是不是軍人呀?」

路德吃痛的摸摸腦袋瓜,雖然痛了一下,不過這才讓他有種眼前的總司令真是哥哥的感覺,所以,他又開心的呵呵笑了起來

確定眼前人真是哥哥後,他遲疑了下,還是開口問:「哥,你剛說的祭品是什麼意思?」

克羅昆一笑,隨後輕鬆的說:「沒什麼,玩笑話而已,跟我走吧,我帶你四處逛逛。」

哥哥剛才是……冷笑嗎?

路德疑惑了一下,但是,哥哥的腳步很快,瞬間就走遠了,他連忙追上去,一邊大喊:「哥,等我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